京绥:历史的折叠与延伸
——读《京绥铁路工程史》

?发布时间:2020-04-29 ?【字体:??

■戚 斌




20世纪初的南口机车库。资料图

  段海龙的《京绥铁路工程史》为我们打开了一段中国铁路艰辛的技术历程和历史过往,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些从历史窗口迅疾掠过的风景和它背后的动人故事。
  2019年12月30日,备受关注的张呼高铁开通运营。2019年9月,内蒙古师范大学副教授段海龙的著作《京绥铁路工程史》出版。或许没有必然联系,但历史与现实让这两件事情接轨。
  关于京张铁路的著述很多,但京张铁路向西延展出来的张绥铁路研究者却较少。段海龙从工程史的角度把这条完整却具有两种不同况味的铁路连接起来,给人们提供了从一条铁道线窥见中国铁路发展的全景视角。
  京张铁路是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条铁路。清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4月,清政府决定建设京张铁路时,面对的是来自西方列强的种种限制。从当时的专业能力看,国际上几乎没人相信中国人能独立完成这项任务。面对重重困难和质疑,以詹天佑为代表的热血男儿敢为人先、不畏艰险,主动承担起历史赋予的使命,仅用4年时间就建成京张铁路。段海龙在书中说:“京张铁路是近代中国第一条资金完全由国内筹备、线路完全由中国工程师设计并施工建成的干线铁路,打破了中国铁路聘用外国工程师的历史,在中国近代铁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青龙桥站的人字形线路是京张铁路的“亮眼”之作,是世界铁路建设史上的奇迹。百年来,京张铁路一直是中国铁路的样板。
  借着京张铁路开通的声势,清政府迅速决定将京张铁路向西延展到归绥(今呼和浩特)。较之京张铁路的辉煌,张绥铁路的延伸是一段伴随着历史浮沉而命运多舛的历程。段海龙对张绥铁路延展工程这段历史作了客观公正的描述。“按照勘测情况,张绥铁路计划以天镇、大同、丰镇为分界点分4段施工。在资金、人员、材料等施工条件允许的情况下,4段同时开工,这样可缩短工期。”段海龙介绍了人们最初的想法。但想象与现实出入太大,当铁路修到山西阳高时,辛亥革命爆发,资金断链,工程被迫停工。好在新政府成立第一年就破天荒地注资复工,延展线得以于1914年1月修到大同。这时,一道新门槛又横亘面前。1915年9月,受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建筑材料价格飞涨,张绥铁路再度停工。一停就是4年,直到1919年8月才再度复工,1921年修至绥远,又过两年到达包头。较之京张线的4年完工,张绥线工程历时14年之久。
  一样的艰辛,不一样的命运,终成完整的京绥线。段海龙将两条铁路联系起来,在中国历史发展的整体框架下思考着铁路工程技术发展的命题,体现了一位史学研究者的政治思维和历史站位。
  铁路工程史的叙述模式是“工程的历史”,讲究实据,科学严谨,以翔实的数据反映工程技术发展的过往。段海龙在严格恪守学术规范的前提下,在数据运用、资料筛选上也极为用心,让人体会到一种饱满的情感温度和生命力量,体现了一位工程史专业研究者的家国情怀。
  在中国铁路快速发展的进程中,京绥铁路如其他老铁路一样面临着历史文化资源如何保护的问题。段海龙的研究使京绥铁路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有了未来的关照与统筹。他对京绥铁路作了多次实地考察,考察结果触发了他对京绥铁路历史文化保护开发的思考。段海龙对白塔站的关注最多,这是他考察京绥铁路历史文化资源所选取的样本。通过考察,段海龙分门别类地对北京到大同、大同到呼和浩特、呼和浩特到包头3个区段的站房特点和风格作了深入分析,由点及面,论及京绥铁路工业遗产保护开发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对保护的内容、范围和方法提出了应对措施,有了“工业遗产保护的核心在于技术价值的保护。保护的方法就是将保护技术价值这个虚体转化为保护承载技术物理对象和媒体介质”的新观点和认识。这个观点体现了作者的敏锐:工业遗产的价值在于转化。段海龙从文化层面关照着铁路的历史发展变迁,以前瞻性的视野对现实进行回望和反思,拓展了工程技术史研究的范畴。
附件: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竞博电竞网址  太阳城集团平台  棋牌游戏平台  天天红包网站大全  大地彩票网投平台  ag彩票网址  热购彩票APP  满贯捕鱼  吉祥棋牌平台  顶级彩票软件